顶盛平台首页-社评:大选让美国的撕裂迈过临界点

美国社会在焦虑中等待最后几个关键战场州的计票结果,但是那些以往能让选举尘埃落定的统计这一次未必就能起到同样作用。这一次的选情不仅胶着,双方竞选团队还都把这次选举描述成为了两种价值观、两条美国道路之间的决斗,而且这种鼓吹真的深入人心了。现在当选举就要走到终点时,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让一个结果一锤定音,对美国进行根本性修复。

看看美国主流媒体和互联网上展示出来的激烈情绪,它们完全不像是为了选择让谁做总统而准备的。即使汇集社会的那些情绪是一种宏观政治表演,可能在过去的美国的确是那样,但反复这样集体入戏也让人有演出结束后人们能否切换回正常状态的担心。而这一次几乎没有人相信竞选中的大分裂是美国社会的集体做戏,人们更相信,这种分裂真实而深刻,不确定的仅仅是它对美国的伤害到底会有多深。

每个社会都存在内部分歧和矛盾,美国的体制设计是放任甚至鼓励这些矛盾的发酵,同时用一系列制衡机制保持利益和权力的平衡。在过去很长时间里,美国的这一套在全球对比中表现得相对较好,但现在新的挑战在改变美国机制所处的条件和坐标,同时在改变它的运转能力和问题难度本身之间的关系。

最根本的变化是美国在全球化大背景下长期吃已有优势的老本,利益格局固化,国家的综合竞争力下降,它制造的国民福利总蛋糕与实际需求和公众的期待比起来相对变小了。美国的利益分配机制又不断自我强化,进一步侵蚀了社会营造团结的能力。

在互联网时代,身份政治不断崛起,人们很容易感觉到自己因为身处某个阶层或者群体而被剥夺了某种权利,维护社会团结成为每个社会今天越来越艰巨、敏感的任务。美国显然比很多国家都更需要政治改革,增强其营造凝聚力的能力。

但是恰恰在过去四年里,特朗普政府受美国竞选体制的鼓励,将这个国家推向了用加剧分裂来延续现有政治利益格局的险路。美国的社会裂痕那么多,种族的、阶层的、老移民和新移民的、地域的,更不要说还有党派的,但是社会运行的总目标被引向了现政府的连任,而这一目标的极化极大挤压了追求美国社会利益最大公约数的空间。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在每一个时期怎么做,完全在与竞选利益对表,而民众的生命安全则被推到了边缘的边缘。如果不是错了并且出于竞选目的坚持错误,公共医疗资源全球第一的美国决不至于让疫情泛滥成眼下这个样子,迄今为止就让20几万人付出生命代价。

尽管美国明显在很多方面都走在错误路线上,但选举中的势均力敌显示,社会严重撕裂破坏了美国人的判断力。每个人都很弱小,归属一个阵营是人们维护自身利益最简单的选择。社会的阵营分裂越深,价值判断从立场出发就会越严重,“不问对错,只识敌友”就会成为普遍的政治逻辑。

美国的体制有它自己历史和文化上的来龙去脉,但它同样需要有“度”的把握,以及与时俱进的修正。美国的精英们是时候告别政治傲慢,开展集体反思了,他们需要真正跳出“历史终结论”,正视美国政治中体制性问题的发酵和变异,形成美国也像世界其他国家一样需要不断改革的共识。只有在这一共识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形成自我改变的真正决心和动力。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y-plart.com